加入176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官方微信

宁德都市网 - 闽东论坛,宁德论坛,宁德176,宁德网站

搜索
热搜: 酒吧转让 五羊 出典 求購 沙发 信用卡 闽东论坛 娶宁德女 手机 二大队 iphone4s 三都澳 钢琴

图文大播报

查看: 5143|回复: 9

[美食推荐] 饺子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1-5 23:3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落衫鸡二世 于 2014-1-5 23:47 编辑

《故乡的作文本.吃食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之一.饺子


9e5c5b5fjw1dz1gtndjvzj.jpg


    听人说很喜欢吃什么东西,说叫XX控,觉得矫情。后来想想,自己就是面食控。特别饺子,一往情深,无法自拔。作为一个南方人这其实挺奇怪的。我的很多回忆里,常常都有热气腾腾的饺子。
    前段在某地集中学习,在一个部队的大院里头不能进出的,极郁闷人。冬至那天很冷,培训处长开恩,集体包了顿饺子。食堂大厅里揉擀包捏的声音此起彼伏,大锅里饺子翻滚,热气把我的眼睛熏得湿润。
    忽然就想家了。

    八十年代的小时候,我住在洋中乡下这个叫九斗龙新村的地方。乡下厨房是大锅柴火的。沸腾的汤水里肥肥胖胖的饺子翻着个儿上下沉浮,母亲用捞匙捞起来,用平底的碟子装成一份份,呵斥争抢的孩子们,笑眯眯的。
多数时候是冬天。我忘了和当时多数百姓一样的那时候,日子还有些艰难,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,包饺子是不是一件不常有的事情,反正每次我都欢欣雀跃。
    乡下的厨房,灶边就是餐桌,餐桌收拾了就是包饺子的案板。和面,滚条、捏团子、擀片子,和馅,包捏饺子,磨撒面粉,摆盘。圆形的桌子就是流水线。男孩子粗、笨,那就和面吧,但连面皮都擀不规整,包出的饺子更是奇形怪状。姐姐们老是笑我。
    多数时候是冬天。开了几锅饺子,厨房里就满是水蒸气。窗户里钻出去的香气,有时候会招来邻居家的小伙伴,和找孩子的大人。其实,就算他们不来,都会送一盘盘去相近的邻居朋友家的。他们也是一样。
   
    有些饺子我印象很深。
    最早小吃店饺子的价格,一块五钱一份,22个。在当时的洋中,标准的店铺饺子是干萝卜丝肉馅的,用的是手摇绞肉机绞出来的肉泥。当然是萝卜丝多、肉少了。公社,也就是后来的镇政府,门口左边小拌面店的秋香阿姨家店包的饺子觉着最好吃。她们包饺子的时候,我常常傻呆呆的站在边上看,出神。我知道她们家饺子好吃,是馅料加了发好的干香菇的缘故。
    有次是一个同学过生日,他爸爸妈妈包了饺子,我们几个要好同学参加宴会来着。馅料是我喜欢的五花肉包菜韭菜馅。他们家的蘸料是用酱油放点腌辣椒。就这么简单,可是我现在想起来还会口水直涌出来。印象很深的还有叔叔阿姨给放的生日歌曲,是郑智化的《你的生日》。是的,当同学妈妈让他吹蜡烛许愿完,摁下按钮,音乐出来,是:“你的生日让我想起,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…”的时候,我们这些孩子们手足无措的目瞪口呆。这时候是初中。
    家里包饺子的基本馅料是五花肉白菜,或者包菜。后门隔了一座房子的邻居老陈家,是做线面的师傅。他家的饺子是粉丝馅的,我记得他喜欢吃饺子,喝酒了唱《天仙配》。我的《孽海花》是他家借的。
    爸爸战友张伯伯家的饺子,常常是米粉馅的,吃了特别容易饱。
    别人家的饭菜总是比自己家的香一点点。我家,孩子们吃着别家饺子回来,喊好吃,家里就跟着学着做,没有定式的。其实,所有馅料的饺子,我都是爱吃的。我记得少年出门读书的时候,回家的头几天,父母一定要包几顿饺子,让我痛快吃个够。

    我爱吃面食,应该是来自我父亲的遗传。同样乡下长大的孩子有印象吧,那时我们家里都有张书桌,上面覆盖着磨光了且包了边的玻璃,底下压着黑白的老相片。
    我家的书桌玻璃上的相片,我坐在一个脸盘里,是我的满月。我的双胞胎姐姐孩子时候的照片,的确是相像到很难分别。有几张是父亲年轻时候。相片可以证明,在变成一个啰嗦易怒,让儿子总觉得蠢气四冒的糟老头子前,他曾经是一名干练的年轻军人,虎虎生风。父亲是某省军区对敌前线第一值班师两任首长的贴身警卫员,配用双手枪。他跟随首长见过皮定均和韩先楚。他说韩先楚是个小个子瘸子。可是,一身藏不住的杀气。父亲跟随的两任领导都是山东人,他就跟着爱上了面食。
    有一回父亲非常突然的买了几根大葱,和一堆包饺子的材料回来,说是包饺子。连母亲都感到意外,因为从来没见过父亲吃大葱。后来是把大葱切成丝,就饺子吃。在外早习惯了北方饮食的我吃得非常过瘾。父亲说,忽然想起来,部队的时候,似乎是这么个吃法的。但父亲这么吃法只吃过一次。我也一直没问是为什么。

    与别人在青春期叛逆不同,我在二十一岁以前从来没有与父亲吵过架。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都非常害怕威严的父亲。
    我在18岁离家去读书之前,不知道陈醋可以用来蘸饺子吃,那么好吃。
    我在30来岁的偶然出门之前,从来不知道,冬天和饺子,可以忽然把我的心牵连成这样。

    我们长大,往开始变老的路上走。父母,已然偷偷老得不像样子。他们等了我们一辈子,只在这件事上,没有等我。
    一路长大,我知道饺子馅要顺着一个方向打,肉才嫩,馅料口感才好,煮饺子的时候,汤里放一点盐巴,皮不容易破。饺子汤开水了,饺子滚起来,要掺点凉水下去,让饺子再次滚开,饺子才熟得透。从来不下厨的父亲,教会了我这些。
    我现在还是用酱油调腌辣椒末,蘸饺子吃。

    我家曾经是个大家庭,一张大桌子吃饭,是坐十个人的。
    有的季节里,天气冷下来。我一个人窝着,心里想起热腾腾的饺子起来。往事像一张张黑白的老相片,连接起来,像个电影镜头动起来。从角落里的灶台上的水雾起里穿过,连接起时光的桥。大铁锅里,汤水在滚着,饺子欢乐的翻动。雾气里母亲坐在灶口前烧火、添柴,柴火的光舔着她的脸,母亲脸上红扑扑有闪动的光彩。父亲站在灶台前,准备起锅呢。一向严肃的他难得的微笑。他们都在像我们现在的年纪。我们这些孩子们围着桌子,大桌子坐满了人,急切的等着。
    整个厨房热气腾腾的。我觉得那个时候的冬天,那么安稳。一点都不冷。

9e5c5b5fjw1dzr5us6s17j.jpg
回复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1-6 08:46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时候我最爱吃也是饺子还有酸菜水粉加上以前的那种辣椒酱,真的是无比美味,小时候每次来宁德都是找这两样吃的,还有一种零食--糖葫芦,为了糖葫芦我一直想着穿越到古代去吃那一大串的糖葫芦,记得小时候的糖葫芦里面不是山楂,是那种没有核的,本地话叫查理???不知道楼主知道这个不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-6 12:1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宋小Q 发表于 2014-1-6 08:46
小时候我最爱吃也是饺子还有酸菜水粉加上以前的那种辣椒酱,真的是无比美味,小时候每次来宁德都是找这两样 ...

柴梨吗?那个能做糖葫芦么?我最早吃糖葫芦的印象是在80年初的三都,后来过来十来年才再吃到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1-7 11:3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到面食控,雨飞倒也是个,不过不是饺子控,而是个面条控,尤其爱宁德本土的清汤面,邀请鸡总也来这一发吧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-7 14:4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雨飞 发表于 2014-1-7 11:31
说到面食控,雨飞倒也是个,不过不是饺子控,而是个面条控,尤其爱宁德本土的清汤面,邀请鸡总也来这一发吧 ...

想从有故乡小时候回忆的地瓜、栗子、野莓子这样山野果零嘴写起,也许会写回来清汤面,扁肉。当否,飞总请批示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1-7 14:4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落衫鸡二世 发表于 2014-1-7 14:48
想从有故乡小时候回忆的地瓜、栗子、野莓子这样山野果零嘴写起,也许会写回来清汤面,扁肉。当否,飞总请 ...

准了我现在最经常吃的就是一家洋中阿姨做的清汤面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1-8 10:47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落衫鸡二世 发表于 2014-1-6 12:16
柴梨吗?那个能做糖葫芦么?我最早吃糖葫芦的印象是在80年初的三都,后来过来十来年才再吃到。

是叫这个来着,里面没核,不知道哪里有卖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1-23 17:2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!我晚上要准备包饺子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-27 09:2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humi 发表于 2014-1-20 18:55
我也想了解,谢谢发帖的人

了解什么?柴梨么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-27 09:2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使爱美丽jxz 发表于 2014-1-23 17:20
哈哈!我晚上要准备包饺子了

吃饺子的人是有福气地。哈哈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举报

发表回复
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176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